当前位置:  网站首页 > 时代中弘扬

张正善: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没什么可炫耀的
发布时间:2019-08-07 15:08:41    发布站:胡兰党建网    关注度:303   

8e6b12a533f6b9ee4a0f8855e51d7f2_副本.jpg


“这是一支钢笔,在朝鲜防空洞同志们送的,还有一个铁制肥皂盒,这是我在七军时的纪念品,二次入朝时部队给的,七军的桶桶找不见了。一看见这个,就想起了战友,特别是长眠在朝鲜的战友,能活到现在,我已经是非常满足了。”八一前夕,笔者见到91岁的张正善,老人平静如水,饱经沧桑的脸上刻满了军人的自信与力量,尽管身体有些佝偻,但坐姿站姿仍旧军人模样。一边的女儿有些惊讶,几十年来,搬过许多次家,父亲从未拿出这些纪念品,像七军肥皂盒,早年的立功奖章,她还是头次见到。“能活下来就不错了,有什么好炫耀的!”老人反复说这句话。


战士当上了卫生员

1928年,张正善出生在文水崖底村(后修文峪河水库整村搬迁),严格来说,老人是抗战老兵,1945年7月不满17岁成为文交支队的一名战士。文交支队是一支有着光荣革命历史的队伍,1948年1月改编为吕梁军区八分区50团,晋中战役歼灭了阎锡山军队的大量有生力量,为山西解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1949年春,改编为华北军区独5旅14团,8月初改编为7军21师62团。当时文交支队主要活动于文水、交城山区平川,生活和战斗是极其艰苦的有民谣“穷支队没铺盖,虱子爬一脊背”。条件虽然艰苦,但张正善和家乡的子弟兵怀着“打败阎锡山,解放咱家乡”的坚强信念,在战斗中成长,逐步锻炼成了冲锋陷阵的坚强的革命战士。

参军一个月后赶上日军投降,他的任务是协助卫生员看护前线回来的伤员。“当时条件十分艰苦,战士们负伤下来,只能采取止血措施,按时换洗止血纱布。我跟着老卫生员学,尽最大努力看护照顾好受伤战友,帮助他们早日上战场杀敌!”内战全面爆发后,张正善入编50团,正式成为团部的卫生员,从此,他一生与卫生打交道。他参加过运城战役,晋中战役,解放过太原,终于盼到来全国解放······


入朝作战从没想能活着回来

1950年,他所在的部队向西北进军,他在炮兵连当卫生员。当时说是修整,实际上参与剿匪行动。从宝鸡下车后步行,一天100多公里路,翻越了六盘山,进入回族居住区,帮回族老乡挑水浇地发展生产,落实民族政策。“首长常说,情况变了,任务变了,再不叫同志们吃炒面了。当时炒面就是主食。大伙也很高兴,快过年的时候,还真的吃了白面馍。”张老回忆到。那天天气特别冷,大家见到热气腾腾的白面馍十分高兴,“白面馍真的太好吃了,我一连吃了七八个。”吃完后,“任务”确实变了。团部经过改装后称战防炮团,直接入朝整编,他和战友“雄赳赳气昂昂”直插朝鲜东海岸。“当时到处是美军飞机炸下的坑,环境十分恶劣,白天躲在防空洞不能露面,飞机飞得很低,一露面就是扫射,只有晚上才行动。我被调往师部卫生所当调剂员,负责三个团的西药供应。”张老说:“刚开始还比较顺利,调剂员随时和卫生队、手术队配合好,接到命令马上行动。”第五次战役没开始,有一次接到命令让分送药品,三辆军车一起行动,车分三层,上面树枝掩饰,中间坐人,下面是炮。朝鲜的平原多,路很宽,很容易暴露目标,大家通过三四道封锁线,突然敌人的一颗照明弹落下来,子弹开始密集扫射,第一辆车在转弯时侧翻,七八个人全牺牲了……说到此处,张老哽咽了:“我们简单地埋葬了战友,在朝鲜战场上,我亲手埋葬的战友就数都数不完,太伤心了,好好的人眨眼就没了……”老人顿了顿,继续说:“我坐的是最后一辆车,打打停停,跑跑停停,就这样到了三八线附近……总算见到了师部首长,要求连夜把三个团的药品发下去。”连着几天没吃一口东西,乏困难当。经指点,他去一里外的伙房找吃的、浇把脸,刚走到伙房一两步远,子弹就贴着身子嗖嗖过去了,“我翻了个身贴到牛圈的墙壁上,捡了一条命。而眼前三个活生生的炊事员全部阵亡……后来听说,早一天咱们的高射炮打过美国飞机,这次他们是来报复了。战友们……战争太残酷了……”

  1951年10月,部队让他回国修整,等待第二次入朝。“说实在的,我有些发愁回国,当时来朝鲜就没想活着回去。”


一生从事卫生事业从不炫耀自己

张老回国后,因在朝鲜战场上的表现,被部队荣记二等功。组织上鼓励他进修学习,他刻苦努力考上了兰州第一军医学校。1955年转入南京第六军医学校读本科,毕业后在上海实习。“我一个农家穷子弟,能由普通战士当上看护员、卫生员、司药员,还上了军校,当了军医,很满足了,若不是共产党,若不是部队培养我,我哪能有今天?知足啊!”1965年,组织上找他谈话,他想念家中的老母亲,因为当年参军,母亲和父亲不知受了多少惊吓,家也不知道被国民党抄了多少遍,他想回家尽尽孝。组织上批准后,张老转业到文水医院,一直干到离休。即使在最艰辛的动乱年代,他都任劳任怨,不参与派系斗争,只专注于治病救人、研究业务,从来不谈自己的过去,对家人也一样从不表功。老伴说,他有一身军装,一直压在箱底舍不得穿,每次八一建军节或重大节庆日都拿出来摸一摸,连同当年的纪念品和奖章看一看,就悄悄地收起来了。老人常说一句话:“能活到现在就很不容易了,牺牲的战友太多了,比比他们,我还有什么好炫耀的?”(来源:文水县新闻办 马智勇 刘子雄 张思文  图片:韩建武)

热点推荐
返回顶部
扫一扫

扫一扫